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远古壁画可能由“真菌和细菌”着色

真菌位于原本颜料范围之内

据英国广播公司12月28日报道,有一个谜团困扰了澳大利亚考古学家好几十年:为什么一些壁画经过几百年雨水的洗刷和阳光的照耀会变得了无痕迹;但是另一些却几千年来依然色彩斑斓呢?

答案可能是:这些壁画可能已经不再是壁画了,它们是真菌和细菌,各自有独特的颜色。

研究人员在西澳大利亚省的金伯利地区研究了80个不同的壁画作品,发现大部分已经是由“活着的颜料”组成的。

原来的颜料可能藏着真菌的芽孢。这就意味着今天看到的颜色,是几万年前真菌的直接后代,它们仍然藏身在原来颜料描画的范围内。

古代艺术家可能它们已经知道这种效果,并选用这种可以自我补充的颜料画画。

研究人员的发现也解答了另一个问题:在过去,使用碳同位素来断定画作的年份往往得出让人困惑的结果,测出的年份远比人们认定的更年轻。

这个问题现在可以轻易解答了。虽然画作可能已经有几千年历史,但是在上面表现颜色的微小生命体却是极为年轻的。

中国新闻网

考古发现相关